购票热线:
0971-7329988
租场热线:
0971-7329992
推荐剧目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用文化声张海权

用文化声张海权

2013年04月25日 来源:青海大剧院

《南方周末》访集团董事长张宇

 

“当初拍《河殇》的时候,他们说黄土文化不灵了。这相当于先把驴杀了,再去找驴。海马没找着,陆驴也没了。我的主张是让海马和陆驴结合,生出动力更大的东西。”——张宇

“海南是南中国的‘第一大岛’。”张宇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2012年10月16日,第二届“海口之春旅游艺术节”开幕,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是承办方之一。

“第一大岛”的说法,是他把整个海南省辖区的海域全部算了进去:“中国地图,北到漠河,南到曾母暗沙。曾母暗沙,那也是海南的地盘。”这个说法,张宇在2011年底“海口之春旅游艺术节”开幕时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提过,只是没人写出来。

张宇想用“文化的形式声张海权”,寄予厚望在海口艺术节上:“文化最好的是它潜移默化。”

在海口的艺术节,是张宇“文化山海经”的一部分:“海”是“世界上最浩瀚的海洋,就是太平洋”,“山”是“世界上最大的高原,就是青藏高原”。

背靠青藏高原,是“山海经”的另外一部分——青海。在他眼里,青海是通往世界的另一个前沿——昔日的丝绸之路,今日亚欧大陆桥的前沿。

2012年10月8日,青海大剧院的运营交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接管。张宇带去的第一出剧是《妈妈咪呀!》。

张宇不打算在这里安排太多剧目演出,但要安排“最好的剧”:“我们有一个错误的观念,觉得这个地方不发达,就拿三流、四流的东西去骗他们,你越骗,越把这个地方的土壤破坏了。”

我们凭什么烧钱

我们在青海、海南有没有合适的观众群?2009年做广州大剧院的时候,我们也遇到这个问题。其实挺吓人的,我们是零补贴。很多剧院拿了国家那么多钱都干不好。我们是一个企业,凭什么烧钱?

我接管广州大剧院前,人家就说广州是流行音乐大省,阳春白雪的古典音乐,在这里不会有太多赞同。但是古典音乐是整个社会的文化中金字塔的塔尖,没有塔基就成了电线杆子,可没有塔尖不就成了一张饼?

汪洋到广东后有一个讨论。原来一直是珠三角经济走在前头,现在长三角咄咄逼人。珠三角后力不济是文化不济。中国人有个词叫缺啥补啥,广东人喝汤就是这个道理:热了喝凉的,凉了喝热的。实际上我们缺的是大文化:一座好的剧院对于一个城市就是一座最好的学院,这个学院培养这个城市的精英、文化贵族。没有文化贵族,这是个什么城市?就是个俗民城市。

广州大剧院有1800个座位,一年演个200来场已经爆了。两百来场都坐满,就是36万人。就按平均八成上座率算——这个数字已经很伟大了,纽约大都会也不常有坐满八成的事——全当1500人一场,那需要30万人次观众。

有趣的是,倘若一个人有这种消费观念,他一年就不可能只看一场。两个月来一次,那只需要5万人就可以达到这个水平。这么大一个广州,连这5万人都没有?不可能。

这5万人过去为什么不存在?因为没有市场,他们凸显不出来,只好混在逛夜市、吃大排档这些人里面。

在西部,咱就更没有这么高的期望值。一年100场,只需要两三万人。

有一点,千万别拿那些破的东西、烂的东西,去骗青海的观众。

在海南,当地政府曾经希望我去做像艺谋的《印象·海南岛》一样的东西。我就讲,在创造产品之前,你要先用好的节目,创造出享受产品的人。

鲁迅说辨别真金和硫化铜挺简单,把两个同时拿出来,让他掂量掂量就知道了。

妈祖拍成电影比《指环王》强多了

中国的未来在海上。我们过去的海洋文化是零碎的、分散的,比如妈祖文化、蓬莱文化。你看庄子的《逍遥游》: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万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亦不知其几万里也——这东西起码是大鲸鱼,那不是海洋文化是什么?

秦始皇想求仙,也是对着大海求,要不然徐福怎么能带着那么多人跑了呢。我学西班牙语,说是拉丁美洲基本上都是殷商的人跑过去建立的,传说也罢,事实也罢,这些海洋文化都没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体系。现在就要整理,让国民有海洋意识。

最近国民党有民意代表攻击马英九,说马上台的时候说海洋利“国”、海洋发展,说了半天,除了吃海鱼,还是没建起什么海洋意识。

现在不是说教的时代,你再写几本《海洋意识大全》也没人看,文化最好的办法就是潜移默化,千万不要把它弄成标语口号。海洋文化不是虚的,它需要很多载体:戏剧、电影、图书、视频、网络……

比如妈祖文化在沿海地区的信仰民众之多、之广是很了不起的,但没找到好的表现形式,要是拍成电影比《指环王》强多了。你得有世界眼光去审视它,得把它当作雅典娜、大海女神来看,得把它和郑和下西洋联系起来。

当初拍《河殇》时,他们比较过激,说黄土文化不灵了。这相当于先把驴杀了,再去找驴。海马没找着,陆驴也没了。我的主张是让海马和陆驴结合,生出动力更大的东西。海洋文化代表的其实是一种进取的精神,人类最早都生活在陆地上,进入海洋就是一种冒险、一种进取。

办海洋文化节,对大陆而言,是要树立海洋意识。对全世界来说,当然是用文化形式声张海权。即使没有钓鱼岛这些事,作为一个大国,全民的海洋意识也不该这么淡薄——海洋意识淡薄其实和进取意识的淡薄是一致的。

西方的海洋文化历史的根比较长,我们之间至少有500年的差距。但30年改革开放已经证明了,不一定用500年,关键得有一个全民认识。

另一面,黄土文化还是我们的根基。

我们好多年以东南沿海为中心,觉得西部好遥远,比外国还遥远。但如果你以欧洲作为本位去判断,那其实是我们走向欧洲的前线。那条路实际上就是成吉思汗、忽必烈他们走过的,现在我们不去征服人家,但也可以打通。路通了,文化就应该跟上了。我们还是要和当初的丝绸之路一样,以贸易形式,让大家都赢利地向西走,走过去我们的西部就成了最开放的区域了。我现在在那个地方设前方驿站,就跟龙门客栈、和平饭店一样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,我给青海大剧院的定位是,叫国家级国际化的大美剧院。“大美”指的是西部地域文化、少数民族文化,我们不把这块丰富的资源吸收进来,就太傻了。但如果简单地唱唱“花儿”,跳跳民俗舞,那也很傻,因为它没有被提升到世界的高度。